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数学思想 >> 文章正文

象棋累进分的利弊谈

象棋累进分的利弊谈(黄亮文)

目前,大型象棋比赛均采用积分编排赛制。在积分编排体系下,破同分的规则通常有二:一是传统的对手分;二是为满足末位淘汰赛制而诞生的累进分。一般而言,由于参赛棋手较多而采取末位淘汰赛制的象棋比赛,必须采用累进分赛制。其他象棋比赛则见仁见智了,有的采用对手分、有的采用累进分。

那么,累进分与对手分孰优孰劣呢?据笔者了解,在很多裁判眼里,对手分优于累进分。然而,笔者却是累进分的坚定支持者。

在象棋比赛的实践中,采用累进分经常会出现一些不合理的现象。例如,前几轮幸运获胜的棋手,累进分太高了,到了比赛的关键场次,只要坚持“稳守反击”,就能够取得较好的成绩。

需要强调的是,象棋比赛中“稳守反击”的优势不容小觑。易守难攻是象棋的天然属性,当甲方的累进分比乙方高,如果战平,甲方排名一定高于乙方,这会迫使乙方在均势局面下冒险强攻,而冒险强攻的成功率往往都不是很高,因此,“稳守反击”使得甲方坐收渔翁之利。相反,在对手分规则下,棋手在大分相同的情况下,无法计算,甚至无法预测谁的对手分更高,双方都没有主动采用“稳守反击”的必然优势。

很多棋友都知道,在采用累进分赛制的比赛中,会出现上述弊端。但是,很多棋友并不理解出现这种弊端的原因。这就需要从积分编排的设计原理上进行探讨了。

在进行理论探讨之前,我们得先明确两个概念:一是理论棋力,二是比赛棋力。假设一个棋手有能力在九轮的比赛中拿到16 分,这位棋手的理论棋力就是16 分,而棋手在实战中只取得13 分,那么,其比赛棋力就是13 分。

正常情况下,理论棋力与比赛棋力是八九不离十的。但是,瞬息万变的象棋博弈,注定了理论棋力与比赛棋力不可能完全一致。在大型比赛中超一流棋手意外落败的情况屡见不鲜了。当棋手的比赛棋力严重偏离了其理论棋力,肯定会造成一定的不公平,这种不公平其实是象棋比赛的魅力所在,本文不作探讨,也无法进行探讨。例如,某项比赛中王天一第一轮爆冷输棋了,这位超级修罗战神第二轮只能按照0 分棋手进行编排,对于第二轮不幸遇上王天一的棋手而言,这肯定是不公平的。然而,积分编排不可能按照棋手的理论棋力进行编排,必须按照棋手的比赛棋力进行编排。

积分编排的原则是“强强对话”,理论上通过3-4 轮的比赛后,高手基本上都冒了头,第一集团的棋手基本上没有所谓的弱手。实际上,在很多象棋比赛的上半程,经常会出现“水货高手”。笔者不止一次在业余赛场上见过:前4 轮全胜的棋手,在接下来的3 轮全败。在全国象棋锦标赛上,也出现过某位棋手在前半程一骑绝尘,到了后半程跌落到第三集团的情况。

为什么比赛中会出现“水货高手”呢?根本原因在于比赛采用随机抽签的方式确定棋手的签位。由于是随机抽签,就很可能出现敌手团圆的“上上签”,也可能出现高手扎堆的“下下签”。抽到“上上签”的棋手,在比赛的上半程轻轻松松的跻身第一集团,下半程只要坚持“稳守反击”的战术,很容易就能够取得优异战绩。抽到“上上签”的棋手,前半程不断丢分,则一路坎坷。

由此可见,由于随机抽签而产生的“上上签”和“下下签”,使得参赛棋手在比赛上半程的得分难度发生巨大差异,这种得分难度上的差异,势必引起编排上的连锁反应。

那么,应如何克服累进分赛制下的弊端呢?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确保比赛的上半程,参赛棋手的得分难度大致相近。最佳的方式就是棋手按照等级分进行排序,并采用首尾对阵的方式,则基本上可确保比赛的前半程棋手得分难度基本相近。提升象棋比赛的合理性与科学性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一场有64 名棋手参加的比赛,1 号棋手水平最高,64 号棋手水平最低(为了便于阐述,我们假设高手面对弱手时,均取得胜利)。

第一轮必然是1VS64,2VS63,3VS62 ……

第一轮结束后,假设1-32 号棋手均取得了胜利,正常情况下1 号棋手是先手获胜,而32 号棋手是后手获胜。第二轮的对局必定是1VS32,2VS31,3VS30 ……

通过以上阐述可见,如果抽签中兼顾棋手的理论棋力,比赛上半程所有参赛棋手的得分难度大致相近,累进分赛之下的偶然因素将大大降低。所有棋手得分的难度都相对接近,由于累进分而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即可迎刃而解。

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,积分编排累计分赛之下,绝对不能采用蛇形编排。这会造成更大的不合理。

那么,问题来了。专业棋手有等级分作为棋手棋力的衡量标准,业余比赛中如何实现赛制上的合理化呢?

按照笔者的比赛实践,我推崇的做法是虚拟等级分方式。假设比赛录取前12 名,则由赛委会在参赛棋手中甄选录取名额两倍的“种子选手”24 名,“种子选手”的等级分统一为1000 分,其他棋手的等级分统一为500 分。按照这一设计模式,“种子选手”的签位固定在1-24 号这个区间上,具体是什么签位,还需通过电脑抽签确定。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从赛制上避免这24 位棋手在比赛的上半程碰面。确保棋手上半程的得分难度大致相同。也许很多棋友会说:积分编排的特色是“强强对话”为什么笔者强调在比赛的初段要人为的避免强强对话呢?这是因为,积分编排是按照棋手的比赛棋力进行编排的,在第一轮开赛前,业九棋手与业六棋手的比赛棋力都是0 分,棋手比赛棋力完全脱离了棋手的理论棋力,纯电脑编排的对阵肯定是不合理的。而随着比赛的不断深入,棋手的比赛棋力逐渐通过积分差异体现出来后,积分编排才会逐渐合理。

为什么要甄选录取名次的两倍棋手作为“种子选手”呢?业余比赛中没有固定的等级分标准,只能按照历史战绩进行大致上的划分。两倍于录取名次可以降低人为操控比赛的嫌疑。“种子选手”的优势只是在上半程不容易对阵而已,当比赛进入中后程,“种子选手”注定还是要面对面火拼的。

当然了,在没有量化标准的情况下,业余比赛中圈定种子选手很容易引发争议。但笔者认为:甄选录取名次两倍的棋手,基本上可以涵盖了有竞争力的棋手。即使会产生不公,但是,这种不公相对于随机抽签而言,是更加科学的。当然了,最佳的做法是以“上届比赛获得优异成绩的选手作为固定的种子选手”,同时,明确空缺的种子选手名额由组委会指定;这样既保证的种子选手的权威性,也避免临界种子的棋手质疑。

概而言之,累进分赛制之所以在比赛实践中经常发生各种弊端,核心原因是未能科学解决比赛上半段棋手得分难度,如能通过预设种子选手的方式,最大限度提升得分难度的一致性,累进分赛制依然是科学的。

作者:黄亮文

本文标题:象棋累进分的利弊谈

本文地址:https://ziyo.org/archives/105.html

2 Responses to “象棋累进分的利弊谈”

  1. admin说道:

    好的,真不错

  2. 说道:

    再试试

发表评论